360双色球

偶遇老班長
發布時間: 2019-11-21 作者:黃吉沛 來源:三供一業辦公室

一天上街,看到對面來了一個老頭,很像我在打掘進時的老班長。當我看到他的時候,情不自禁地脫口而出:“你是先得全班長嗎?”他驚了一下:“你是,小……小黃”我倆的手緊緊地握在一起,立即問起了三十多年來的情況,似乎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把幾十年的話說完。

擺談中,我才知道,他是1966年的輪換工,來到礦山就一直在掘進7隊打掘進,直到2001年退休,工資有3000多元,已經73歲了,孩子自謀職業,孫子20多歲,而今買菜、煮飯、走步健身,也算頤養天年。

這次偶遇,打開了我記憶的閘門,使我回想起了在打掘進時的那段歲月。我于1981年頂替父親來到白皎煤礦時,就被分配到掘進7隊2班,也就是先得全班長那個班,人們都親切地稱呼他“先班長”。新工人一般都有半年試用期,半年內上班不計分,半年轉正后就得評工計分。記得一次在井下拉鋼絲繩時,我光著手拖,手上糊滿了機油,他立即遞給我一雙布手套并說:“小黃,勞保是發來用的,拉繩子要戴在手上,這樣不會沾滿機油,出井后好洗,主要是不會被黃辣丁傷手。”后來,上班時我就經常向他請教井下技術,甚至把他當成了我的師傅。他見我肯干好學,也不厭其煩地教我,還謙虛的說:“井下工作沒學頭,三天就是老工人,無非是打眼放炮推車上道砍盤架料。”其實,并不是他說的那樣,井下工作也是學不完、干不完的。在后來的工作中,他教我開絞車、打眼、放炮、發碹、架料、搭盤等技術。在較短的時間內我都學會了,成為了一名老工人。轉正后,他說我高中生有文化,提名我當副班長,成為了他的助手。

那時候當班長或副班長是很幸苦的,所謂“兵頭將尾”,干什么活都得沖在前頭,既要安排工作又要帶頭去干。一次,我在磧頭背頂架料,頂板發生了冒落,把我埋進了煤矸石里,恍惚中我聽到他在吼:“媽的,咋個干的嘛……,你們幾個快點來掏人,懶得燒蛇吃,真是絞車都拉不進來,鳳都吹得出去……媽的,搞快點……”一會,工友們把我掏了出來,身上劃傷,并無大礙,只是被嚇暈了。他背著我就往外走,殷紅的血滴了一路,原來是在搶救我時用手挖刨,被劃了一道很深的口子。我很感動,記憶猶新。

還有一次,我急著下班,爬上了溜子,正當我得意的時候,只聽到“嘭”的一聲,我的頭部撞在了橫梁之上,被高速運轉的溜子慣性力摔在了幫上。迷糊中,我看到先班長把我抱起往外跑。一會,我完全清醒了過來。他著急地問:“小黃,有問題沒有?傷著哪點了?”我答:“沒事”。這時,他火冒三丈:“你這小子,還是班干部,為啥要違章趕溜子,是趕時間重要還是生命重要,把你拉到樓眼里去咋辦?以前就出過這種事,今天,必須對你罰款100元,今后任何人都不準趕溜子”。后來,我看被撞的安全帽,掛礦燈之處已經被撞歪擊扁了,要不是安全帽保護頭部,后果不堪設想。再往前看有十多米遠就是溜煤眼,如果我被撞落在快速運轉的溜子里……我不敢假設往下想。盡管后來老班長不斷給我解釋罰款的原因,但其實我早就諒解他了。從此后,我不在違章,也要求其他班員不違章。我調離井下交東西時,看到被撞歪擊扁的安全帽,都默默地感謝與祈禱。

隨著時間的推移,我已到了娶妻生子的年輪,有好心人介紹了幾個女朋友,都沒有談成。老班長安慰我道:“小黃,不著急,你還年輕,天涯何處無芳草,有了梧桐樹,不愁鳳凰來,天下好女孩多得是”。也許是緣分到了,有一年,別人又給我介紹了一個,雙方都愿意,就是女方家人反對,老班長又對我說:“不怕,只要雙方愿意,不怕她們家人反對,今后過日子是你們兩個人的事”。后來我們結婚了。辦喜事那天,老班長給我挑聘禮接親,被喝得酩酊大醉,大家都笑他:“別人結婚你高興,關你逑事”他也笑著回答:“這是我們班娶媳婦,為啥不高興呢”。

由于班里的工作成績突出,經常被隊、礦、局表彰。后來選拔干部,我與他都被提升為跟班隊干,再后來,我又被提拔為副隊長,職務比他高一丁點。但在工作中,都相互支持、理解,干得比較愉快與順暢。

我在掘進7隊一干就是將近6年,工作之余,喜歡看書寫文章、練書法。有一次,我的文章被《四川工人報》刊登,得到了8元錢稿費,請我們原班的人搓了一頓,老班長醉醺醺的對我說:“小黃,恐怕我們7隊的塘子小了,留不住你喲”。我回答:“老班長,別開玩笑,我永遠都是你的兵,你永遠都是我的老班長”。不過,的確被他言中,后來礦紀委要調我去當秘書,我去問老班長:“我可以去嗎?我覺得打掘進挺好的,主要是要降我兩級工資”。他興奮地回答:“去,啷個不去呢!你這么年輕,前途遠大得很”。于是,我于86年告別了我的掘進7隊,告別了我的工友們,告別了我的老班長。

離開井下后,各忙各的工作,我又頻繁的調動,幾乎沒有什么聯系,沒想到今日又得相見。時過境遷,他已超越古稀,我是接近甲子,一恍惚就是30多年。

我與老班長不斷的握手、問候、擺談,最后留下了聯系方式,相互依依惜別。我衷心的祝愿老班長健康、幸福、長壽!您永遠都是我的老班長!

上一篇: 攝影:一絲不茍 下一篇: 簡單的擁抱

關閉